☻最新資訊☻

  第二天打工也是一樣形式,橘太挑下午時段,趁梁醫生中午休息先把二三樓診療室打掃乾淨,再慢慢清理一樓門面。打掃是藺緯湘給的工作內容,她不知道那位猜不透的僱主把橘太留在這,又不給明確的指示是什麼意思。

  「醫生還要讓橘太做什麼?」藺緯湘避開橘太在場時,私下問了一句。

  「沒什麼要做。」梁斯常回答的很簡便,同時也終結這個話題。畢竟是自己的老闆,藺緯湘也不好再開口。

  不過她想到一個不錯的工作內容,或許可以拉近兩人的關係,橘太快下班的時候她對他招招手。

  「明天你排早班,來的時候幫醫生帶一杯美式咖啡。」藺緯湘說秘密般小聲道。

  「喔喔喔!好的!醫生喜歡喝美式咖啡啊?那要熱的還是冰的?」橘太果然聽到梁醫生的喜好來勁不少,兩眼炯炯有神期待藺緯湘的回答。

  「冰的,以後你排早班都幫他帶一杯。」她壓低身子在他耳邊說:「可是別說是我指使的,就說感覺醫生喜歡喝冰美式咖啡就好。」

  「沒問題。」橘太比出OK手勢。

  隔天橘太的課剛好都在下午,就算早上有課,他也會不惜一切蹺課只為買一杯咖啡給梁醫生。櫃台後面是小型辦公室,梁斯常沒有病人就待在裡面,橘太把美式咖啡擺他桌上,一轉身,梁斯常正好以意氣風發的姿態迎面走來。

  橘太總覺得他走路有風,診療的時候穿長白袍下襬晃盪,像是仙袍在雲端飄揚,現在走過來的他穿著短袖白襯衫,少了一分飄逸感,卻多了幾味神采奕奕的帥氣。

  見他走近,橘太趕緊讓位,梁斯常看他一眼,坐在位子上,馬上看到辦公桌的咖啡,他拎起來說:「緯湘跟你說的?」

  「啊,是。」橘太嘴巴動的比腦子快,說完才雙手捂住嘴巴,前一天藺緯湘才特別叮嚀,他完蛋了。

  「說溜嘴了?」梁斯常饒有興致的看著他的舉動,這小鬼的內心話完全顯露在外,騙不了人的類型。

  「對啊,怎麼辦?她會罵我。」橘太放下手,露出小狗被罵垂著耳朵的無辜表情。

  「別跟她說不就好了。」梁斯常拿吸管戳杯蓋喝一口咖啡,轉頭說:「你成功收買我了。」

  橘太說了聲YES,大聲歡呼起來,沒想到梁斯常又冷冷補上一句:「但是只有剛剛。」然後在他面前搖著咖啡。

  橘太洩了氣隨便拿一張椅子坐在梁斯常旁邊問:「梁醫生為什麼你現在對我那麼冷淡?我們在診療室的時候不是感情很好嗎?」

  梁斯常噗嗤一笑:「因為那時你是我病人,現在不是。」

  「你對病人比較溫柔……」橘太低頭進入沉思,那當回病人會比較好嗎?可是病人不能愛上醫生,沒處理好說不準扯上官司,橘太想了想還是現在的情況比較好。

  梁斯常看他表情一會兒笑、一會兒愁眉苦臉,川劇變臉似的,忍不住想逗他,靠在椅子上雙手抱胸:「你踏進診所前,我就知道你這腦袋不好,常落東落西,還做一般人不會做的事。」

  橘太眼睛睜的超級大,湊近問:「落東落西是?」

  「只顧著講電話和公車,忘了抹茶奶綠。」梁斯常笑意很深,斯文俊美的臉孔透出一絲狡黠的目光。

  「神!醫生真是神!連這個都知道!」橘太張大嘴巴又湊近一點問:「那一般人不會做的事是?」

  「上課快遲到還亂排車站前的口香糖。」梁斯常微笑睥睨他:「還有在大庭廣眾下不要臉的告白,盡做一般人不會做的事。」

  「啊--我真的腦袋不好。」橘太撓著頭髮,咖啡橘的髮絲被他亂糟糟,撓一撓忽然抬起頭說:「那我私下再告白一次。」

  他迅速把頭髮整理好,手放大腿上正襟危坐:「梁醫生,我喜歡你,很認真的喜歡你。」

  梁斯常翹著二郎腿,黑色的西裝褲襯出修長的腿型,白色襯衫仔仔細細的釦著,衣領上的清俊臉龐帶著禁慾的味道,他用一種雲淡風輕的態度說:「勸你放棄,我不喜歡傻氣的小弟弟,更不喜歡你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神秘果果人
  • 梁醫生至少在橘太面前肯卸下面具,我倒覺得這是個好的發展。(?)
  • 是阿這樣也是好事呢XD

    紀展兒 於 2016/01/11 19:55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