☻最新資訊☻

目前分類:強依醫生 (2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出紅鐵門後,梁斯常仍大步往前走,橘太亦步亦趨跟在後頭。
 
  「在那裡送酒是『買你一夜』的意思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下午橘太注意到梁斯常對他的眼神變得更冷漠,能說上的話不超過三句,他忍不住問藺緯湘是不是上午問起弟弟的事冒犯了他,她聳聳肩,畢竟醫生忽冷忽熱的性子已經司空見慣,但在面對病人時,他總能迅速提起精神,用一貫的溫和語氣問診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幾天後,梁斯常還是把橘太留下來了,他稍稍感到不可思議,但很清楚不會把自己賠進去。平常他對於病人投注的情感無法忍受,他們將私人情感轉移到他身上,那不是甜美的禮讚,而是一塊塊搭在肌膚的爛泥,毫無章法、瀰漫惡臭,是極為醜陋、損耗名譽的事,橘太是第一個倖免於難的人,那是因為他有可利用的優勢,絕對服從、溫馴、好操控,梁斯常要的正是這三點。
  第二星期橘太開始上手簡單業務,逐漸有診所第二助理的樣子,他眉開眼笑地問藺緯湘,醫生是不是對他有好感了。 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橘太盯著梁醫生看,快從他臉上盯出一個窟窿,梁斯常不明所以也盯著他看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第二天打工也是一樣形式,橘太挑下午時段,趁梁醫生中午休息先把二三樓診療室打掃乾淨,再慢慢清理一樓門面。打掃是藺緯湘給的工作內容,她不知道那位猜不透的僱主把橘太留在這,又不給明確的指示是什麼意思。

  「醫生還要讓橘太做什麼?」藺緯湘避開橘太在場時,私下問了一句。

  「沒什麼要做。」梁斯常回答的很簡便,同時也終結這個話題。畢竟是自己的老闆,藺緯湘也不好再開口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橘太回到宿舍非常開心,一張臉定格般,整天都是那副喜出望外的笑臉,看得三個室友毛骨悚然,張諫行覺得事有蹊蹺,私下問看診時發生什麼事,橘太一字不漏的全說,包括梁醫生態度一百八十度度大轉變,儘管如此他臉上還是掛著濃濃的幸福感。

  張諫行看著他的臉,態度保留,道:「黏在他身邊不會加深他的反感嗎?」

  「我總要試試看嘛,不然真的沒機會了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煦陽心理診所,希望每個心上有傷的人都能沐浴陽光的溫暖,這是梁斯常的命名由來,他可以當病患的朋友、家人、日記本,但有個角色他絕對不能當,也當不了,因此他用規範束縛這項可能,但這樣的規定反倒啟動患者的心理防衛機制*,越壓抑這項可能,他們越覺得似乎該挑戰這個界限,退化成小孩的試探行為。

  每個女性個案檔案夾都夾著一份「醫病關係契約書」,只要是初診女性病患,身為診所助理,藺緯湘一定會給她們填寫,她不喜歡看到醫病關係破滅的結果,梁醫生雖溫柔,但每天朝夕相處,她知道他的底線在哪裡,他厭惡病人愛上他,在那剎那,被他哄著的黃金病人價值瞬間跌成破銅爛鐵,她曾經看過梁醫生嚴厲的請病患出門,並且絕不再接案,這是他的原則,也是令藺緯湘感到不捨的原則。

  此刻在診療室的婦人,這幾個星期對梁醫生的態度變了,梁醫生曾說她是BPD--邊緣性人格障礙*,在人際及家庭上有著混亂的情感,當他遇上這種個案,總是謹慎三分,梁醫生年輕,文質彬彬、事業有成、個性溫和,是大多女性夢寐以求的對象,對人格障礙的女性更容易發生情感轉移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橘太誇下海口後,這星期想過數十種告白方法,時間還很充裕,他可以慢慢思考哪種方式比較追得到梁醫生。

  思君如滿月,夜夜減清輝,就是在說橘太每天躺床想梁醫生,精神委靡不振,第三次門診當天彷彿重生,離開宿舍前一下瀕臨枯竭,一下生龍活虎的行徑,讓張諫行覺得他沒救了,橘太抱著雀躍的心情踏進診所,掛號時看到助理桌上有張POP字體的小海報,感覺她幫梁醫生做了不少事。

  「這裡只有妳一個助理嗎?」橘太好奇的問,這是之前就想問的問題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梁斯常回頭對他展露和氣的微笑,橘太一下子心提到嗓子眼,後腦杓熱熱的,好像在冒煙。梁斯常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,對他來說真是帥到天邊去,他接受邀請一起坐在琴椅上。
  「放輕鬆,試著彈彈看。」
  梁斯常掀開琴蓋,黑白琴鍵浮現在眼前,橘太還記得手指的順序,很快地彈了一次單調的小星星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那就好,我不想讓你見笑。」梁斯常轉頭露出溫柔又高雅的笑靨,橘太實在受不了了,這等絕色不能讓人捷足先登啊!只好自己近水樓台先得月了!
梁斯常坐上琴椅對他說:「來,跟我一起坐。」
精蟲上腦的橘太把這句話理解成:來,跟我一起做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梁醫生成為遐想對象,但他還不敢太過放肆,所以打手槍次數減少,連G片也很少看了。
  橘太第二次回診,這次不是第一位病人,櫃檯助理請他在等候區等候,百般無聊賴他看著助理遞給一名婦人初診資料。
  「為了防止過度的醫病關係,這份醫病關係契約書也幫我簽署喔,謝謝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梁斯常沒有開藥給他,結束時只囑咐橘太紀錄打手槍與看G片次數和時間,並請他多做腹式呼息及放鬆訓練。
  臨走前櫃台小姐跟他預約下周看診時間,有禮貌的點頭、滿面笑容的對他說再見,橘太走在路上,腦袋不停想著紫羅蘭色的診療室、親切的櫃檯小姐,還有溫柔的醫生……
  接連幾天都躺在床上反覆回想這天的過程,最後的影像都停在醫生身上,盡是揮之不去的身影與嗓音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橘太愣愣地看著醫生,有些飄飄然:「我很正常……」
  梁斯常笑了笑起身說:「請跟我上三樓,我會在治療室教導放鬆訓練。」
  橘太就像被催眠般呢喃道著自己很正常,起身跟著梁斯常上樓,刷卡鎖打開後,橘太抬頭看,眼前是一副從未見過的世界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橘太愣愣望著醫生的背影走近樓梯,身體動彈不得,腦袋颳起龍捲風,不斷轉著一句話:「他是那天看到G片的男人!他是那天看到G片的男人!」
  醫生站在樓梯上,轉身對呆若木雞的橘太招手:「我是梁醫生,過來吧。」
  「羽柴先生,診療室在二樓喔。」櫃台小姐小聲地提醒道,畢竟面前的病人石化像復活島巨石群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他回到宿舍把片子仍到枕頭下,封面的男優不斷提醒他,他的嗜好被一個帥氣的陌生男子知道了,他那副淺笑的表情,好像在說:小心喔,我抓到你的把柄了。橘太一焦慮,晚上跑廁所的次數增加,搞得他整晚精疲力盡,連作夢都夢到有人拿著G片追著他跑。
  自覺心理狀況每況愈下,他很感謝店長幫他掛了身心科,自己的確有這個需要。
  星期六下午他照著地址到煦陽心理診所,離他學校不遠,就在前往學校的路上,橘太走著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站在附近聆聽柔美鋼琴曲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橘太並沒有減少打手槍的次數,雖然每次感到罪惡,卻還是深陷其中、無可自拔,如果是看著片子擼更有興致,剛好超愛的KO家又出新片,他立刻下單,下課拒絕張諫行的邀約,跑去超商拿片子,賣家很貼心的用黑色袋子裝,隱密度十足,橘太偷偷拿出來看一眼,封面男優半身全裸雙眼勾人,他被電得醺醺然,露出滿足的笑容放回黑袋子,夾在腋下,進了麵包店。
  他習慣買足一星期麵包放宿舍,晚上餓了可以吃、早上來不及還可以拿了就衝教室。
  結帳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,他邊接電話,順手把腋下的黑色寶貝扔進紙袋,推到旁邊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橘太逃回去是因為自己居然有了反應,自從這天開始,他變得容易緊張,一有情緒起伏下面就不聽使喚,G片越訂越多,半夜在被窩裡抱著筆電看片,或是搜尋線上免費G片,每天看得津津有味,受不了再到廁所自行解決,他不曉得怎麼突然性慾高漲,但是回家又恢復正常。
  假日他回到台北的家,整天纏著爸媽,星期日又抱著爸媽說不想離開他們。他爸心一橫開車把他丟到台北車站,橘太當然乖乖的搭火車去中壢。
  剛出火車站他遠遠看見一個老奶奶手上端著盒子,賣著排成鐵塔狀的口香糖,正驚嘆到底是誰把口香糖排成這樣,突然湧出人潮,在陌生人推擠下,鐵塔瞬間啪一聲彷彿遭遇恐怖攻擊的倒塌,撒了一地。老奶奶像個孤立無援的孩子,蹲下來撿拾地上的口香糖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 四人走出宿舍,自助餐店在學校附近,價格便宜,雖是家常菜色,還是受很多學生喜愛。
  橘太跟在大夥後面捧著烏龜碗,給阿姨打菜,那阿姨一直盯著碗中的烏龜看,指著問:「同學你這烏龜會動嗎?」
  不知道哪條神經跑得太快,橘太突然腦抽,笑嘻嘻地說:「會啊,阿姨你這紅燒獅子頭放下去就變成紅燒龜頭囉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喔天啊!我的奶綠--」
  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吶喊,又迎來全車的注視,橘太無奈不已,自己腦袋總是動得比手腳慢好幾拍,他也不知道怎麼解。
  宿舍距離學校後門約十分鐘路程,橘太一下車提著行囊往後門跑,辦好入住手續,到達自己的房號後,發現裡面空無一人,兩張上下舖只剩一張上鋪有位置,想當然爾三個室友已經把位置擅自決定了,橘太的行李直接放在那張空床上。幸好禮堂離後門不遠,他跑回學校剛好趕到新生訓練,很快的找到資管系的位置,他喘口氣,坐在那裡是他今早以來最輕鬆的時刻,旁邊是電子工程系的同學,整班幾乎都是男生,這時腦袋動得倒挺快,他開始觀望幾個身材看起來還不錯的,不知不覺聯想到謎片上的男男歡愛,浮想聯翩,至於台上的師長在說甚麼好學有禮、才德兼備、終身學習,他都可以想成好色有理、攻受兼備、終身監禁,腦袋還有一幕一幕的畫面,暗自笑得咯咯響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九月中大學暑假開學,大一住宿生通常會提早幾天入住,認識新環境,也先跟室友打好關係。但橘太偏要拖到開學第一天,趕在新生訓練前才來到生地。
  而且他在火車站躊躇許久,一手提著行李,另一手握著手機,滿臉愁容,好像即將赴死一般。
  「店長!我好想你和冬瓜還有神帥的葉大哥啊啊啊,沒有你們我怎麼活啊!」橘太佇立在火車站前,對著手機鬼哭神嚎,變成一個吵鬧的路障,引起眾人側目,兩旁路人刻意閃過他,像個分水嶺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