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太愣愣望著醫生的背影走近樓梯,身體動彈不得,腦袋颳起龍捲風,不斷轉著一句話:「他是那天看到G片的男人!他是那天看到G片的男人!」
  醫生站在樓梯上,轉身對呆若木雞的橘太招手:「我是梁醫生,過來吧。」
  「羽柴先生,診療室在二樓喔。」櫃台小姐小聲地提醒道,畢竟面前的病人石化像復活島巨石群。
  橘太難為情的起身,跟著梁斯常爬樓梯在後頭說:「梁醫生你都知道了阿?」
  「知道甚麼?」
  「謎片啊、打手槍啊……」
  梁斯常踏上二樓地面,轉頭笑道:「當然,這是你的主訴。」
  橘太突然厭惡自己的腦袋,忍不住揉了揉,想要刺激腦神經。兩張椅子臨窗而靠,他坐在梁斯常示意的位子,暖陽穿越紫羅蘭色的窗簾落在身上,皮膚曝露在光線中有些癢熱痛,橘太雙手搓了搓。診療室以紫色系為主,他的前面有張矮桌,紫色的桌巾、紫色的紫羅蘭,唯有蜘蛛網樣式的黑色花瓶獨樹一格。
  梁斯常換上白袍,坐在他對面,勾起淡淡的微笑:「你好,我叫梁斯常,是你的心理醫生,你希望我怎麼叫你呢?」
  「橘太就可以了。」橘太雙手交纏,依然很緊張。
  梁斯常翻著他的資料問:「你的名字很特別,爸爸是日本人嗎?」
  「對,媽媽是台灣人,所以姓羽柴。」
  「國台日語從小耳濡目染,這是父母給你的禮物,身旁應該不少人佩服你。」梁斯常真誠地望著橘太眼睛。
  他感到被誇獎,尾巴一下子翹起來,興致勃勃的說:「國中看漫畫我都追的比別人快,同學常常還要靠我翻譯,我一邊翻譯一邊當聲優念給他們聽,有幾次我還想收錢耶!」
  「你是他們的救星。」梁斯常肯定的笑了笑。橘太這時才正視他的面孔,清秀細眉之下明亮灼灼的雙眼,有些柔情,卻又是一雙銳利的眼眸,兩片薄唇微微揚起,像極溫嫩的下弦月。
  好帥啊。
  這是橘太閃過去的想法。
  雙方氣氛沒那麼緊張,梁斯常才切入重點詢問:「橘太,你今天想跟我談些甚麼呢?」
  緊繃的情緒像脫韁野馬一下衝出來,橘太哇哇的說:「醫生醫生我得了不看性愛場面就一天渾身不對勁的病!是不是心理有毛病啊!拜託您救救我吧!」
  「什麼性愛場面?A片?」面對失控的橘太,梁斯常冷靜地問道。
  「是G片啦……兩個男人在一起才有興致,醫生您說我這還有救嗎?」橘太吶吶然說。
  梁斯常依然用真誠無比的眼神看著他:「找其他醫生沒救,找我有救。」
  「真的嗎!我真的遇見救世主了,我哭啊我,擔心死了!怕自己不正常整天想著插來插去的。不過別的醫生治不好嗎?果然還是您醫術高深啊!」橘太如獲救贖大叫,只差沒抱著醫生大腿。
  「不是的,因為我也愛看。」梁斯常露出溫和的微笑,冷靜的說。
  醫生也愛看?橘太腦袋停駛一秒問:「醫生也喜歡男人嗎?」
  梁斯常視線下移,橘太跟著他下看,只看到桌上的黑色花瓶。
  不一會兒他抬頭說:「剛在一樓聽到你對於陌生的環境感到焦慮不安,我想是你平常太緊繃,把自己勒死,每個人紓解壓力的方式不一樣,你或許嚮往性的解放,就會拿這個當作抒發的出口。」梁斯常娓娓訴說,幾乎道盡橘太心裡所想:「我會教你適當的壓力釋放方法,今天回去試著做做看,並記錄看G片和打手槍的次數給我。」
  「甚麼?看G片也要記錄啊,好丟臉啦醫生……」橘太震驚,這種私密的事他不想讓別人知道。
  「就像我剛說的這是你抒發壓力的方式,難道你會覺得聽音樂或看書的人丟臉嗎?」醫生溫柔的聲音不經意安撫躁動的心。
  橘太搖頭說:「不會啊,那很正常。」
  梁斯常溫和的笑顏有著佔上風的味道,在陽光下更顯得奪目,彷彿他就是個天生的反光體,萬丈光芒聚集在他的身旁,讓橘太印象深刻。
  「是啊,所以你也很正常。」


是不是很多人覺得梁醫生會在看診的時候把小橘太吃乾抹淨啊XDDDDD
我覺得下章很經典(?) 應該會是經典章節吧~ 希望寫得出來www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