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回到宿舍把片子仍到枕頭下,封面的男優不斷提醒他,他的嗜好被一個帥氣的陌生男子知道了,他那副淺笑的表情,好像在說:小心喔,我抓到你的把柄了。橘太一焦慮,晚上跑廁所的次數增加,搞得他整晚精疲力盡,連作夢都夢到有人拿著G片追著他跑。
  自覺心理狀況每況愈下,他很感謝店長幫他掛了身心科,自己的確有這個需要。
  星期六下午他照著地址到煦陽心理診所,離他學校不遠,就在前往學校的路上,橘太走著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站在附近聆聽柔美鋼琴曲。
  他提早到,是下午第一個客人,診所一樓還沒開燈,櫃檯坐著一位掛號人員,他推開玻璃門響起清脆鈴聲,一股淡淡花香刺激著嗅覺神經,診所放了不少花瓶。
  「您好,有掛號嗎?」櫃台小姐站起身,她綁著雙馬尾,年紀大約只大橘太兩三歲,態度親切、笑容甜美,讓橘太緊張感馬上消去大半。
  「有,今天下午三點。」橘太拿出健保卡給她。
  櫃台小姐拿健保卡去讀,遞給橘太一份文件,指著櫃檯前的等候區:「有份同意書跟初次就診資料請幫我在那裏填寫喔。」
  橘太愣愣地點頭,看著手上五張紙,憂鬱症篩選表、壓力檢測表、隱私權同意書、初診單……等,心裡想,第一次遇到掛號要填這麼多東西,醫治人心果然要很謹慎。
  表單幾乎都是勾選題,不用花太多時間,初診單有題:生命中最難過的遭遇。橘太二話不說,寫上每次暗戀異男不成或同男死會的心情。
  寫完拿給櫃檯小姐,醫生還沒到,她請他再稍坐一下。
  橘太坐回等候區,沒事做無法轉移注意力,焦慮因子又開始鼓譟起來,他低著頭想,等下看到醫生會不會緊張的說不出話、醫生會不會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、自己真的能好嗎?諸如此類的問題。
  「怎麼啦?有心事?」
  正當他心裡小劇場不斷上演,旁邊突然響起磁性的嗓音,一時之間橘太還以為是心裡的帥哥天使在跟他說話,不自覺說出心裡話:「第一次覺得自己心裡有病……治不好怎麼辦?嗚,我會打手槍打到死翹翹的……」
  「你覺得一直打手槍讓你很困擾,是嗎?」帥哥天使如是說,從容不迫的聲音如微風吹拂般好聽。
  「困擾的不得了啊!怕被室友看到,晚上還要藏東藏西的,我好害怕自己有天會精盡人亡……」橘太掩面,內心煩惱不已,前陣子特地上網查相關資訊,讓他看到一則打手槍暴斃的新聞,加深他內心恐懼,覺得自己即將辭世。
  「所以害怕室友知道,讓你更恐懼對不對?」春風溫暖的聲音依然在旁響起。
  橘太仍沒察覺異樣,繼續自我揭露:「對呀……更緊張,而且又跟他們還不熟……他們也不像店長會照顧我、包容我……」
  「因為是剛認識的新朋友,你對他們信任感尚未建立,卻要跟他們生活在一起,讓你更緊張,這樣是嗎?」
  這段話說得一針見血,橘太從自我世界驚醒,聽到身旁的輕笑聲,驀地轉頭,那張在麵包店前俊美的臉龐顯現在眼前,男子眉間帶著笑,不是嘲笑的笑容,是憐惜及關愛的微笑,一瞬間診所開燈了,男子面孔登時亮起來,橘太心如亂鼓胡亂的跳,看著他站起身,低頭對他輕聲說:「看診囉,上樓吧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