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太回到宿舍非常開心,一張臉定格般,整天都是那副喜出望外的笑臉,看得三個室友毛骨悚然,張諫行覺得事有蹊蹺,私下問看診時發生什麼事,橘太一字不漏的全說,包括梁醫生態度一百八十度度大轉變,儘管如此他臉上還是掛著濃濃的幸福感。

  張諫行看著他的臉,態度保留,道:「黏在他身邊不會加深他的反感嗎?」

  「我總要試試看嘛,不然真的沒機會了。」

  兩人盤腿坐在床上相視,張諫行不知怎麼地不抱樂觀態度,但他看橘太完全陷入愛情漩渦,主動跳下床不想打擾到他的幻想。

  有種人心臟被喜歡的人挖出來交易,跑去賣錢的路途不慎絆倒跌跤,心臟還會開口說:「我的愛人,你有沒有疼?」

  橘太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種爛好人,一直以來喜歡的對象,有良心的會主動遠離、沒良心的把他當工具人,他從來不埋怨,因為喜歡一個人就是幸福。高職在全家打工愛上店長的朋友,即使對方有伴,他依舊成天喊著他的名字,在身邊飄來飄去,對橘太來說,「喜歡」是一個很簡單的詞彙,把心掏出來就對了。不喜歡更是簡單,把心收回來給新目標就解決了,前一個對象所有愛戀馬上消失,所以現在喜歡梁醫生的他早已經把前面那十幾個愛戀忘得一乾二淨,連一丁點悸動都消失殆盡。

  他沈浸在隔天靠近梁醫生的機會,這次積極追求雖是史無前例,但不代表他是橘太的唯一,或許哪天這段愛戀也會成為過去式。張諫行聽過他的情史,思考到這些,但橘太本人沒有參透這點,一個人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浮想聯翩,梁醫生每個表情像幻燈片一張張切換,畫面停到坐在白鋼琴前溫柔的笑顏,下一張是不斷鼓勵他的梁醫生,橘太不自覺傻笑,給予他溫煦的熱度與光明的希望,這是他愛上他的主要原因。

  隔天他提早半小時上班,梁斯常在樓下接待病患,看到他只是淡淡瞥一眼,很快就帶著病人上樓。橘太心裡有點失落,希望落空的感覺,但他還是相信近水樓台先得月,只要待在診所一天,就能離梁醫生更近一點,想到這又湧起洶洶的熱情。

  他興奮的問藺緯湘:「姐姐,我要做什麼?」

  「啊……醫生沒交代,等我一下哦。」她露出難為情的表情,把病患的健保卡登入完畢,才抽出時間帶橘太到櫃台後面。
  
  「醫生很注重整潔。我想你打掃一到三樓就好,儘量掃乾淨一點。」藺緯湘拿掃把和抹布給他。

  橘太的心思依舊停留在梁醫生上:「姐姐,很注重整潔是因為醫生有潔癖嗎?」

  藺緯湘託著下巴想了想:「可能有輕微潔癖,牆壁隙縫的毛髮一定要掃乾淨,桌子不能有一點髒垢,醫生會特別反光檢查。」

  「哦--我知道了!」橘太開心的帶著掃把走出去,想到什麼又探頭問:「姐姐,一起為醫生用心付出的夥伴,妳叫什麼名字?」

  橘太的說詞逗笑藺緯湘,道:「藺緯湘,你放心,我有男友囉,不會跟你搶醫生。」

  「哦!緯湘姐,以後請多多指教!」橘太說完唰一聲跑不見,藺緯湘很開心診所來了個討喜的夥伴,但梁醫生對他的漠視態度,不知道他能在這裡待多久,她輕輕嘆口氣,回到櫃台服務病患。

  煦陽心理診所每樓層所佔坪數不大,但一至三樓也有橘太忙的,他把劉海往後綁,一副裝備齊全的樣子,開始認真的掃牆角,擦拭等候區的玻璃桌,順便拖了地,櫃台裡面有個洗手台,他也特別清拭水垢。等到梁斯常下樓也中午了,橘太趁機到二樓掃地,三樓地墊用抹布擦拭,三樓清掃完畢後午休時間快過了,橘太下樓攤在等候區的沙發,梁斯常剛吃完午餐,橘太一來他就起身上樓,不給一絲相處的機會。

  藺緯湘從櫃台裡面看到這一幕感到尷尬,橘太對著梁醫生的背影,愣了幾秒,突然衝上前說:「梁醫生,我把三樓都打掃好了,還有什麼要吩咐,儘管說吧--」

  踏在樓梯上的腳步停下來,梁斯常回頭說:「不用了,就這樣。」

  橘太又看著他一步步上樓,消失在視線之中,有那麼一瞬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,所以梁醫生才這麼冷淡,跟診療的他完全不同。

  「橘太去買飯吃啦,對面有家水餃很好吃,而且一顆才三元。」藺緯湘出聲打亂橘太的心思,橘太回過神應好,拿了錢包駐足在發亮的自動門,這是他剛才花時間和精力擦拭乾淨的,可是梁醫生怎麼沒有肯定他的努力,以前在全家打工,雖然常常被店長指責,但做的好、認真負責總是可以得到店長的稱讚。

  「緯湘姐,醫生不喜歡我嗎?」橘太不由得這樣想,如果自己是惹人討厭的傢伙,那要如何改進才可以成為梁醫生喜歡的人。

  藺緯湘一時語塞,只說:「不要想太多……醫生他對喜歡上他的人本來就不太好……」

  「為什麼啊,被喜歡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嗎?如果有人喜歡我,都想要放鞭炮慶祝了。」

  「因為你曾經是他的病人……」藺緯湘說了一個最有可能的理由,但她其實也不知道梁醫生對待非病人是否也是如此冷漠。

  「可是你可以繼續留下來在他身邊是最特別的哦。」

  「真的嗎?是最特別的啊!」橘太受到鼓舞,一下子又充滿活力,一掃方才不被在乎的陰霾。

  藺緯湘點頭,插腰擺出一副了不起的表情:「心情好了吧!快說要怎麼報答我?」
  
  橘太諂媚的笑,黏到她身邊:「緯湘姐還想吃什麼?還是要喝什麼呢?」

  「那就觀音拿鐵吧,記得微糖去冰。」藺緯湘喜洋洋說道,橘太說了聲遵命,手舞足蹈的跑出診所外。

  如果是最特別的,那代表自己還有一點勝算吧?

  橘太相信日久生情,死賴著梁醫生不走,他就能愛上自己,他在心底如此想著,腦袋還跑出梁斯常在街上牽著他的手一起買水餃的畫面,瞬間感到未來無限冀望。在鍋裡滾動的水餃好像也在祝福他,橘太對著一鍋白花花的水餃吃吃的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