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太誇下海口後,這星期想過數十種告白方法,時間還很充裕,他可以慢慢思考哪種方式比較追得到梁醫生。

  思君如滿月,夜夜減清輝,就是在說橘太每天躺床想梁醫生,精神委靡不振,第三次門診當天彷彿重生,離開宿舍前一下瀕臨枯竭,一下生龍活虎的行徑,讓張諫行覺得他沒救了,橘太抱著雀躍的心情踏進診所,掛號時看到助理桌上有張POP字體的小海報,感覺她幫梁醫生做了不少事。

  「這裡只有妳一個助理嗎?」橘太好奇的問,這是之前就想問的問題。

  助理將健保卡插入讀卡機,點點頭:「對啊,這裡也只有一位醫生,助理一人包辦所有事,之後有工讀生會比較輕鬆。」

  橘太目光停留在那張小海報,上面寫著端正的「徵」字。

  「需要甚麼學歷嗎?」

  「工讀生不須學歷,認真負責就好囉。」助理把健保卡還給橘太,笑容跟梁斯常一樣可親:「可以上去了。」

  橘太跑跑跳跳上樓,每周見一次梁斯常就是他現在的精神糧食,說是存活下去的慾望都不為過。溫煦陽光灑進二樓診療室,有空調的乾爽也有夏日的暖意,但最溫暖的比不過橘太心心念念一星期的人--站在紫色沙發椅前對他招手的梁斯常。

  「午安,這周過得如何?」

  「除了早上的課起不來很常遲到,應該都還行,功課我都有做喔!」橘太坐在對面拿出紀錄表給梁斯常。

  不論是看G片次數還是打手槍頻率都下降很多,焦慮的感覺甚至趨近於零,梁斯常將紀錄表還給他:「看起來真的進步很多,跟室友的相處還可以嗎?有沒有令你困擾的地方呢?」

  「現在我跟一位室友感情像哥們,其他兩位不太熟,他們會帶女朋友回來,這時比較尷尬,但我會去跟比較好的那位聊天,也還可以啦!」橘太不會說謊,一五一十的說出來。

  「那真是太好了。」梁斯常露出一個真心的微笑:「進步神速是你的功勞,我很榮幸參與你的生活,也很開心看到你的改變,希望你可以學著好好照顧自己,我很喜歡這個結果,相信你也喜歡,這次診療差不多可以告一個段落。」

  「告一個段落?甚麼意思?」橘太眼睛睜大,希望不是那個意思……

  「我們可以暫停診療,未來橘太遇到任何問題或困擾歡迎再來找我。」梁斯常的笑意不變,橘太卻心碎一地。

  如果不能來門診,不就沒機會看到梁醫生了?橘太急得從座位上站起來。

  「醫生、醫生不能暫停,我還有病!」

  「怎麼了嗎?」第一次梁斯常在橘太面前露出不同的情緒。

  「我得了一個看不到醫生就不舒服的病!」橘太緊張的握緊拳頭:「我想要每周都看得到你,請醫治我,拜託--」

  梁斯常先是震驚,很快理解發生甚麼事,原本充滿暖意的眼神散發出一絲寒意,抬頭輕笑:「抱歉,你越過我們的醫病關係,治療結束。如果未來有問題請另尋高明。」說完起身丟下橘太下樓。
 
  事態不對勁,橘太沒想到會變成這樣,離別來得猝不及防才慌了手腳說真話。他也跟著追下樓,看到梁斯常跟助理說話,他想,都到了這個餘地,乾脆死馬當活馬醫直接告白。
  
  於是他吸了一口氣,很誠心的高聲道:「梁醫生,我喜歡你!拜託讓我留下!」

  聲音響徹整間診所,招來在場病患赤裸裸地注視,助理更是震驚的轉頭望著他,下巴有崩垮之勢。唯有梁斯常冷靜的眼睛眨也不眨。

  「很抱歉,我不想醫治你,你簽過契約書應該知道……」

  「啊,醫病關係契約書他沒簽……」助理從驚駭中回神,吶吶的說:「因為他是男生,沒想到也會喜歡上醫生……」

  橘太獲得勝利,還好身為男生不用簽那份契約書,他興高彩烈的問:「所以我可以留下來對不對?」
 
  「不行。」梁斯常說的斬釘截鐵:「但我可以協助你轉院。」

  「醫生--不要這樣,我真的喜歡你,你是我男神,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溫柔過!」

  橘太無顧所有人的注視,大膽的跑到他身前哀求,助理頭一次遇上這種不要面子的示愛,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解決,直盯著梁斯常看他要下甚麼指令,是要把這個嬌蠻的男孩攆出去,還是先順他的意安撫他……

  「一星期只見你一次,每天我都很期待著見到醫生!」

  「我會好轉起來都是因為醫生的關係,想著醫生我就不會再焦慮了!」

  「梁醫生真的是我想要認真喜歡的人,拒絕我的話我會很想撞牆的,拜託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?」

  橘太滔滔不絕的說,等候區的病患開始交頭接耳起來,梁斯常沒有任何動作,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胡言亂語,爾後才半歛著眼口氣放軟道:「對不起,你是我的病人,我不可能給你任何情愛。你只是把依賴的情感投射在我身上,並不是真的喜歡我,回去思考幾天你就知道我說的是對的。」

  「那我不要當你的病人就好啦!」橘太完全把重點放在梁斯常的第一句話,他抓起助理剛寫完的徵人小海報,指著那行「徵工讀生」POP字體:「我可以做,明天就可以來上班,或是今天留下來做也行!」

  助理的下巴又掉下來一次,轉頭看頭家的反應,梁斯常露出耐人尋味的神色,回答出乎意料。

  「好,明天下午來上班。」他揚起淺淡的微笑。

  橘太欣喜若狂,好像在深海找到寶藏似的,整個人跳起來大叫:「耶!為了醫生我一定會努力工作。」

  「緯湘,拿履歷表給他寫。」梁斯常轉頭對助理說,藺緯湘驚覺這件事居然在短短的幾秒鐘塵埃落定。
 
  她從抽屜拿出簡式履歷給哼著歌跳來跳去的橘太寫,沒幾分鐘這份交易蓋章定論,梁斯常審視履歷後對他說:「一週排五天,每天四小時,時薪一百一十五元,明天不能遲到,遲到的話……」

  「我不會遲到的!」橘太喜笑顏開搶話,愉悅地露出兩排白牙齒,好不容易爭取到留在梁醫生身邊的機會,他才不會輕易讓它溜走。

  面對這孩子直率的自信,梁斯常反倒笑了。在下一位病人診療之前,藺緯湘望著橘太走出診所的背影,憂心的問她的東家:「這樣真的好嗎?」

  「一時的迷戀,這種死纏爛打的人,等他膩自然就會放手。」梁斯常也望著他消失的方向,不由自主想到跟橘太有緣的三次相遇,每一次都給他深刻的印象,這次也不例外,如果他們的相遇有意義,那他願意給一點時間,看會在生命佔下甚麼難忘的位置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