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斯常回頭對他展露和氣的微笑,橘太一下子心提到嗓子眼,後腦杓熱熱的,好像在冒煙。梁斯常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,對他來說真是帥到天邊去,他接受邀請一起坐在琴椅上。
  「放輕鬆,試著彈彈看。」
  梁斯常掀開琴蓋,黑白琴鍵浮現在眼前,橘太還記得手指的順序,很快地彈了一次單調的小星星。
  「很棒。」梁斯常拍手,用哄孩子的口吻說:「這次我跟你一起伴奏,一樣放輕鬆。」
  橘太幾乎喜極而泣,兩眼水汪汪的說:「梁醫生你果然對我最好。」
  梁斯常笑而不答,左手三個指頭彈下簡單的C大調和弦,響起醇厚合音,示意橘太開始,他依舊用右手彈出單調的音符,但配合梁斯常三個和弦感覺好多了,至少接近鋼琴曲的雛形。
  「你很棒,繼續彈不要停。」梁斯常左手換了一個和弦,每個弦音都打在橘太彈奏的拍子上,曲調一改死氣沉沉的頹樣,變得活潑生氣。橘太知道這是簡單的和弦,但化腐朽為神奇的技術,還是覺得梁醫生的琴技高深莫測。
  他聽話不斷的彈,配合的伴奏也不斷變換弦音,漸漸彈的曲子成為一首像樣的兒歌,橘太越彈越順手,沉浸在遺失的童年樂趣,旁邊突然響起溫潤的聲音:「你想唱歌嗎?」
  「唱小星星?」橘太驚訝的問,看到梁斯常認真的點點頭,就開始扯著嗓子唱:「一閃一閃亮晶晶,滿天都是小星星,掛在天上放光明,好像許多小眼睛……」
  一唱完他就感到自己不斷拋棄自尊,此時渾厚磁性的男性嗓音在旁響起。
  「Twinkle, twinkle, little star,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,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,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.Twinkle, twinkle, little star,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.」
  好聽的英文咬字,橘太忍不住轉頭看著梁斯常。風吹進童話般的診療室,拂過敏感的肌膚,也掠過橘太的視線,梁斯常略長的髮絲在耳廓撩動、微微飄逸,他對頭髮半長不短的男人沒興趣,但是這個人是梁醫生,全身上下,他的所有一切都感興趣了。
  橘太跟著他的聲音合唱,盡量把聲音放輕,才能聽到梁斯常溫暖磁性的嗓音。他的聲音像一隻沐浴在陽光下高雅的貓,也像在煙嵐飄渺森林空靈的回音,懾人心魂,奪人心魄,讓他陷入微醉的幻境裡。
  他想一直唱下去,在柔媚綿延的氣氛裡,拉長跟梁斯常的相處時間,如果能保溫陽光的熱度,循環旖旎春風,積存梁醫生的每個畫面與唱出來的字音,他願意扯破嗓子永遠引吭高歌。
  橘太邊唱邊想心情越漸開朗,他沒發現整個治療室只有自己宏亮的聲音,陪伴的歌聲已然退場,靜靜扮演聽眾的角色。不知唱了多久,暖風還在空氣中流動,伴奏的音輕緩下來,歌聲也隨著音色越來越小聲。
  琴聲停止時,兩人也一起沉默,橘太大聲喘口氣,很久沒唱歌了,一首小星星就快用完他的肺活量。
  「感覺怎麼樣?」梁斯常蓋上琴蓋,看著晃神的橘太:「我有榮幸知道嗎?」
  「好久沒唱歌,身體好像被撐大了一樣。」橘太轉頭問:「梁醫生這也是你的醫術嗎?真是太厲害了!」
  梁斯常伸手撫摸他的頭,低聲說:「都是你的功勞喔,我只有幫你伴奏而已。」
  橘太愣愣的看著他,梁醫生的手很溫暖,他刻意往上看,想知道他的手紋。
  「喜歡唱歌嗎?」梁斯常放下手。
  「不常唱,哼幾首歌可以,難道我的治療就是唱歌嗎?」橘太目光還是在他手上。
  「如果可以讓你心情放鬆,可以是一種方式。」梁斯常起身,又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:「一起下樓吧。」
  若沉浸在其中,一小時診療時間很快,橘太下樓繳費,梁斯常用助理的電腦打文件,臨走前他拿幾包助理唾棄不好吃的喜餅,依依不捨的看著櫃檯,梁斯常恰好抬頭對上他眷戀的目光,漾起笑容揮手再見。
  接下來一個星期,橘太不斷在思考什麼辦法可以名正言順的留在梁醫生身旁,躺在床上當挺屍的時間也越來越多,張諫行瞧他一副思春模樣,爬上他的床用力捶那雙粗腿。
  「又再想醫生?」
  「對阿,我是真的喜歡上醫生了,醫生是我男神。」橘太盯著天花板,想到梁斯常的俊容忍不住呵呵傻笑。這幅畫面讓張諫行感到詭異。
  「欸不要亂傻笑,像個花癡一樣……而且真的喜歡上才麻煩,你要怎麼辦,治療到甚麼時候?」
  「應該還有幾個星期,在這之前我要準備絕世大告白,就算醫生不答應,至少也要感動到!」橘太突然坐起來,目光炯炯,彷彿可以噴出火焰:「沒錯就是這樣!告白!必勝!」
  張諫行嘖嘖搖頭:「他不答應呢?」
  「不答應……」橘太馬上像失去動力的馬達倒回床上,兩眼放空亂叫:「梁醫生、醫生啊--」
  「你要想清楚才能下手,否則容易發生憾事,到時後悔都來不及。」
  橘太瘋狂的揉亂頭髮,煩躁又苦惱地說:「不會這麼快啦,我還有時間跟醫生相處,就把這幾天當我人生最珍貴的時候吧--」
  「說的是,反正你很常換對象。」張諫行靠在床邊,彷彿可以預知橘太與梁斯常的結局:「就像手機汰舊換新一樣,膩了或是得不到,過一陣子就會轉移目標。」
  橘太又瞬間坐起來,眼神非常堅定,雙手放在張諫行的肩膀,突然其來的動作嚇死張諫行。他高聲說:「這次不一樣,梁醫生是我這生的神!無論如何都要認真喜歡他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