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醫生成為遐想對象,但他還不敢太過放肆,所以打手槍次數減少,連G片也很少看了。
  橘太第二次回診,這次不是第一位病人,櫃檯助理請他在等候區等候,百般無聊賴他看著助理遞給一名婦人初診資料。
  「為了防止過度的醫病關係,這份醫病關係契約書也幫我簽署喔,謝謝。」
  這家診所好像只有這位年輕助理,她還是那副親切微笑,橘太卻覺得奇怪,上前趴在櫃台,偷偷的問:「我上次好像沒有簽那個耶。」
  助理歪頭問:「你是說醫病關係契約書嗎?那是女生才要簽的喔。」
  「喔!這樣啊!」橘太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,乖乖退回等候區。
  一個療程一小時,他在等候區喝了不少茶,櫃檯助理見他無聊,放一盒餅乾在櫃檯招手說:「同學這個給你吃。」
  橘太一下子樂開懷,有東西吃哪有不吃的道理,那是喜餅盒的西式餅乾,而且剛好是最愛的抹茶口味,不過怎麼會有喜餅?
  「難道是妳結婚了嗎?」橘太邊吃邊問。
  助理瞟他一眼,用著不太有氣勢的嬌嗔口氣說:「妳覺得我看起來像已婚女生嗎?」
  「是不像啊。」橘太滿嘴餅乾說道。
  「我還年輕呢,是我男友的姐姐上星期結婚,不過這家不好吃,我結婚就不會訂這家。」她把喜餅收下去,橘太聽了聽覺得有道理,不好吃下次不要訂是人之常情,但看著手上的喜餅總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。
  吃著喜餅不知不覺診療時間到了,剛剛那位婦人從二樓下來,手裡揣著一團衛生紙,臉上似乎泛著淚光,橘太多看一眼才走上二樓,心裡不禁想,來這家診所的人背後應該不少辛酸故事,相比之下,自己只是打手槍次數多了點,幸福很多了。
  樓上的梁醫生與樓下病患的表情有著天壤之別,從他的表情看不出方才診療過程的悲傷,橘太坐在他的面前,一樣是那張紫羅蘭色的沙發,舒適的軟度讓他腦袋又多轉了幾圈,他以為心理醫生可以乘載病人的痛苦,但看著梁斯常不動聲色的笑容,他發現醫生不受情緒干擾,或許他們只是單純地聽著別人的故事,進不到病患的世界。
  想起醫病關係契約書,這一刻他好像懂了,作為病人與醫生他們沒有聯結,或是說聯結只建立在單方面的痛苦之上。
  短短幾秒鐘,橘太的腦袋瓜思考一堆事,梁斯常看著他淡淡的笑了。
  「這星期還好嗎,功課有沒有做?」
  橘太雙手遞上紀錄表說:「醫生我有進步,這一定是醫生的功勞!請您再多多醫治我!拜託--」其實他只是害怕如果不是病人,兩人很難像這樣輕鬆的談話,如果能延長治療次數或許可行?
  「我想是你有認真在調適自己的壓力,並不是我的功勞,我只是參與減輕你的負擔,但是真正讓自己好過的只有你喔。」梁斯常將紀錄表還給他,不知怎麼的,橘太對這番話有些敏感。
  「我記得你說會彈一點點鋼琴,跟我一起合奏,好嗎?」午後陽光照耀在梁斯常側臉,一明一暗讓這張俊臉輪廓更深,微笑也越發引人注目。
  「會會會!」上星期橘太才在可惜不能一起合奏,隨即想到自己的琴技比幼稚園還不如,頓時委靡下來:「可是我很弱只會彈小星星……」
  沒想到梁斯常居然笑了一聲說:「小星星也很棒,我們上樓吧。」
  橘太又來到像童話故事的三樓診療室,有幾隻布偶遺落在軟墊四周,梁斯常彎腰將他物歸原位。
  「抱歉,人力不足早上忘記收拾了。」
  「沒關係啦,又不會怎麼樣。」怕梁醫生在意,橘太趕緊回道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