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斯常沒有開藥給他,結束時只囑咐橘太紀錄打手槍與看G片次數和時間,並請他多做腹式呼息及放鬆訓練。
  臨走前櫃台小姐跟他預約下周看診時間,有禮貌的點頭、滿面笑容的對他說再見,橘太走在路上,腦袋不停想著紫羅蘭色的診療室、親切的櫃檯小姐,還有溫柔的醫生……
  接連幾天都躺在床上反覆回想這天的過程,最後的影像都停在醫生身上,盡是揮之不去的身影與嗓音。
  張諫行看到橘太魂不守舍在床上當挺屍,戳戳他的腿說:「這幾天都在想什麼?總是看天花板。」
  「我在想醫生,他好溫柔啊……」橘太不假思索的全盤說出:「我上星期去看心理醫生了,醫生好帥,他是我男神……」
  「喂!別這樣,照理說是不能愛上醫生的吧!」張諫行用力拍打橘太的腿,發出「啪」一聲響亮。
  「可是真的太帥了……」橘太雙眼緊盯天花板,心神還是在那間診療室裡頭飄啊飄。
  張諫行繼續說:「而且醫生可以接受同性戀嗎?」
  橘太一聽,馬上起床正襟危坐,煞有其事的問:「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男生?」
  張諫行皺眉,心裡嘀咕:這不是很早就知道的事嗎?
  「剛開學我就知道了。」
  橘太立刻擺出世界末日的表情,瞪大雙眼,嘴巴張得大開,幾乎能塞下一個拳頭。
  張諫行連忙緩頰:「別露出這種表情,我也是雙,沒事的。」
  不料他張得更大媲美河馬的嘴巴:「甚麼!你喜歡過男生!」
  張諫行伸手摀住他的嘴:「小聲點,高中喜歡過,所以我才說兩者都可以,不是有心理學家說人一生下來就是雙性戀嗎?」
  「可是我家店長說,通常會說自己是雙的其實都是同性戀耶。」
  橘太說的認真,對面的張諫行臉色變了一瞬。
  「反正……就是都可以。」
  「那你應該很了解我心情。」橘太放鬆後又躺回去,哀怨的說:「但是我從小到大暗戀的人都不喜歡我。」
  「你剛好不是他們的菜,有些一號很挑。」張諫行爬上他的床,腳懸在連接上鋪的直立梯。 
  「可是我不是零號啊。」橘太默默的出聲。
  「你長這樣最好是一號。」張諫行鄙視的瞟他一眼,隨即想到:「該不會……你一直以為自己是一號,喜歡的都是零號?」
  橘太想了想說:「對啊,可是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,喜歡的都是一號,像上一個暗戀的人,還有梁醫生。」
  張諫行拍拍他的大腿,用一種你治療成功的口吻說:「小弟弟,現在才是正常的,你這副樣子怎麼可能是一號,難怪之前暗戀都失敗。」
  「那這次能成功嗎?」橘太根本不理會剛剛那句話的重點,整個人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,梁醫生對他來說就像雲端上的神仙,他只能遠遠的仰望他神聖的容貌,好像連偷想舔舌頭都是一種褻瀆。
  「你真的很喜歡他嗎?」張諫行收起玩笑語氣認真的詢問,但橘太也還不清楚自己的感覺,究竟是一時的迷惑,還是真的沉淪呢?
  張諫行也看向天花板,突然噗哧一笑:「不過治療真的有效,你很久沒有打手槍,這一星期睡覺都挺安寧。」
  抓起床頭的紀錄表,只有第一天打了一次,現在連G片也很少看了,橘太眉開眼笑,刻意拉長尾音:「因為現在不需要G片了啊--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紀展兒 的頭像
紀展兒

花開不記年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