☻最新資訊☻

目前日期文章:201406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住院時剛好是期末考週,余炫程缺考兩三堂課,回到學校他馬上去求情補考。林皓擔心他一個人無法面對,陪著去求情,回醫院開醫生證明。系上教授知道余炫程的情況,無意刁難,直接讓他補考。

  余炫程在考試,林皓在教室外等,自從出院他決定要用畢生的時間陪伴他,出門跟著,上課伴讀,下課服侍著。

  林皓察覺出他的改變,回家以後幾乎都是他在煮飯,會問自己想吃什麼,雖然這些表現離「熱帶魚」還有一段距離,但已經非常謝天謝地了,避免喚起痛苦的記憶,又打回冷漠無情的模樣,林皓很少問起那三天被揍的事,甚至希望就這樣平平順順過下去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  回到公寓,林皓走在前面為他開門,鑰匙掏出來卻愣在門前,余炫程注意到他的表情,從包包拿出另一把鑰匙,插入轉開說:「斯常幫我換了一道鎖。」

  「喔……」這事林皓是知道的,但有一點小忌諱,他不想透漏和梁斯常曾經談過這件事。

  兩人進門,眼簾之下注意到家中擺設的變動,櫃子少了一兩個,蜘蛛飼養箱更是寥寥無幾,唯一的對外窗撒入一道光,打亮四面灰色的牆壁,空蕩蕩的,比起以往更像一座死城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  林皓抹一下臉,把淚水擦乾,再看眼前的余炫程,他的眼眸閃爍光芒,像月夜中水色粼粼的微光,不再毫無波瀾。

  「熱帶魚……」林皓不禁脫口而出,雖說與建中的他還有一段差距,但是這樣的余炫程已是求之不得。

  他定定看著余炫程,一邊吸鼻子一邊狂點頭說:「好,我們回家,現在就幫你辦出院!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  余炫程作了一個夢,跟以往不同的夢,夢境非常清晰,就像是發生過的事又歷歷在目呈現眼前,污濁黑暗的世界。

  有個男孩被染黑了,他在陷下去前奮力求救,但是呼救的聲音被阻斷,心目中的人毫無反應,直到最後依舊沒有成為他的救命恩人。

  邪惡的聲音說,再衝動禁不起誘惑,都必須遵守不能撕壞衣服和留下體液的鐵則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

  梁斯常看了看林皓,又回頭看余炫程,走過去把林皓扶起來說:「先出去我們再談。」硬把他拉出門。

  林皓回頭對余炫程大叫:「我錯了!熱帶魚拜託你原諒我!」

  最後的尾音消失在掩上的房門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  掛了電話,林皓繼續頹廢,其實他感覺自己在精神耗弱邊緣,是意志力讓他撐到現在。

  顧夫婦吃完飯,看個電視就回家了。顧小妍的事,林母氣在心裡,不會衝動的要林皓說清楚講明白,所以沒人再進來打擾他。林皓躺床睜著眼睛不斷回想、回想、再回想,過去的一切。

  所有事都是熱帶魚寄來的簡訊變調的,收到簡訊的當下,他很訝異也很痛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

正文前公告:

所有印量填至6/30

7/1-7/26開始預購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梁斯常回診所,更改幾個病患的會談時間,突然接到護理長的電話,余炫程產生幻覺,一度情緒失控。

  他丟下手邊的工作馬上趕回醫院,進門看到病床上的人安然無恙,呆坐望著窗外,點滴換了一瓶,彷彿什麼都沒發生。

  「你看到什麼?」梁斯常問道,語氣略帶急迫,幻覺若時常出現,就要懷疑是否轉為其他精神病症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