☻最新資訊☻

目前日期文章:201405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電話那頭沈寂半晌,慢悠悠的說:「你需要什麼我都會協助。」

  結束通話,林皓很感謝顧小妍掏心掏肺待他,慶倖有這位青梅竹馬一直陪在身旁,他才不至於六神無主。

  一整夜梁斯常都在病房裡,林皓待在護理站前面,偶爾思念之情奇癢難耐,溜過去貼著門聽裡面動靜,裡頭一片靜悄悄連個衣服窸窣都沒有,他又回到護理站癱死在那不想動,於是就維持同樣的姿勢昏睡到隔日早晨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  兩人大洗地板,不一會回復原有的樣貌,他們回收損壞的櫃子和飼養箱,瞬間屋子空了很多,比起蜘蛛窟更像人住的地方。

  林皓帶著兩個蜘蛛棺材到附近小公園挖洞埋葬。回去幫忙掃地,掃完撐著掃把對窗外發呆,剛認識梁斯常時,曾聽過余炫程的病史,他仔細回想嘗試找出不尋常的地方,一定有個環節出錯,尤其是在余炫程休學前。他記得梁斯常說,謠言滿天傳到余家,讓余炫程被迫出櫃,因此蹺家三天,回來變了一個人,隔年考上私立高中……

  窗台擺滿從地上撿起的東西,令梁斯常注意的是它們排列整齊像雙十節成列的國軍隊伍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  晚上九點後,醫院除了急診部人煙稀少,批價區燈光晦暗,林皓呆坐在那沉思,被四周寂靜吞沒。很多事他忘了,但他不覺得會忘掉這麼卑鄙的事。

  他看著自己一雙手,情緒澎湃,余炫程的指控歷歷在目,用淚水洗也洗不掉,這一切都是他親手造成的嗎?六年前到底出了什麼差錯?

  眼前漸漸黑暗,他乾脆仰頭閉上眼睛,盡力呼吸,吸取現在能讓他存活的空氣。他思考有沒有一種可能,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傷害余炫程的事,可能是喪失理智,像今天發瘋的余炫程,或是被他人控制?要不然就是有人偽裝成他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或許是抱到心愛的人,林皓這夜睡得特別安穩,以至於有人在他耳邊輕聲絮語,一概驚動不了。

  余炫程盤腿坐在床上,凝視地上沉睡的男人,某個念頭如流星劃過,他忽然下床盯著林皓,從眉間到鼻尖,再到喉結和鎖骨,雜念蠢蠢欲動,複雜的回憶籠罩心神。

  曾經有個男孩雙手機械式撕毀,視書本是嫌惡的對象,撕一張,一張,一張,一張……用力的撕開,他像木偶重復動作,又像惡鬼面目猙獰,口中唸唸有詞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