☻最新資訊☻

目前日期文章:201401 (1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語畢一片沉寂,雪維闔上眼睛沈痛的問:「你的選擇是什麼?」

  條條都是死路,已然沒有選擇的必要。伊諾露出一個笑顏,輕輕的說:「為我梳髮吧。」

  即便身軀消瘦,一頭烏黑的長髮仍然散發光澤,雪維在他背後緩慢梳著,兩人不語,他們知道這或許是相處的最後一刻,靜謐的享受彼此存在的時刻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雪維驚訝凝視著他,思索這句話其他含意。

  「原本的我,沒有自己的意識,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就是拼了命和魔鬼對抗,我們是工具,只知道殺戮的指令,不是神聖的天使。」平舖直敘的一番話和伊諾冷靜的雙眸透露出的是壓抑的過去、黑暗的歷史,有時候傳說口耳相傳,事實經過洗滌,被包裝成完美的糖衣,留下的只有美好的那一面。

  戰士使是天堂最低下的位階,他們只是被賦予殘殺使命的空殼, 每雙空洞的眼神忠心耿耿,忠誠的為上帝赴湯蹈火,戰敗可以隨意丟棄,倉庫裡還有千萬個替代品。殺戮是他們唯一的命運、亙古不變的原則,但是影響天堂的變卦被一雙清明的雙眼開啟了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「兩百年前他挖出自己的心臟那一刻,天堂就不再承認他是天使。他逃了一陣子,這幾天接獲有人在天使城喝了半惡魔的血液成魔,才讓我追到這裡。」雷米爾身上光彩奪目,入了雪維的眼卻總是少了一種顏色,他鄭重說道:「牧師雪維若你看到他,請轉告他只有兩條路可走,回天堂向上帝認錯,或是待在黑暗中漸漸失去意識成為真正的惡魔。」

  「他……不能待在天使城嗎?」雪維哀戚的望著雷米爾。

  「可以,但是逐漸魔化若是見到陽光必會全身燃燒,只能待在陰暗的所在,如果他想活,就拿出誠心請求寬恕,否則墮落成低階惡魔,被我抓到還是難逃一死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「孩子,你母親已經不是人了,是惡魔!」其中一位高舉火炬的男人對男孩喊道,那女人像一頭母獅四肢著地緩慢的遊走,虎視眈眈所有圍補她的人群。

  雪維努力安定心神,回過頭問男孩:「你母親何時變這樣的?」

  男孩抬頭對上雪維憐憫的目光,背負的壓力與悲傷在這一眼中如繩索斷線,化作淚水崩潰,他哽咽的幾乎無法呼吸,抽噎一陣子才說:「母親喝了天使的血……後來真的復元了,沒想到幾天後她越來越奇怪……今天她咬傷我跑出來,沒想到她會殺人……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  那天夜裡,雪維失去了一位摯愛,伊諾消失了,毫無留下一點線索,一根黑色羽翼、一點殘存的體溫、一個足印都沒有,消逝得徹底。

  雪維開始恍惚,每日早晨起床摸到旁邊空著的床位,第一個念頭是:伊諾去了哪裡?他去市集買菜想要給他一頓豐盛的早餐嗎?還是他到外面打水想要給他清涼一天?

  轉念一想,那個孤寂的夜晚,隔日的悵然和失落,才憶起他已經不在了……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  自從雪維為男孩的母親祈禱,過了十幾天他的母親依舊不見起色,最後的希望破滅,他開始胡亂求助鄰居或是曾經接受他們幫助的人,但是沒有人能救母親,陷入絕望時,他在市集中聽見有人隨意的說了一句話:「謠傳天使的血可以治百病,飲下後可以長生不老。」

  如同抓緊一塊浮木,他聽信了,天使的血是他瘋狂尋找的目標。

  他知道聖教堂的玻璃碰到天使會顯藍色,所以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做了此生最墮落的事,他拿著斧頭走上天堂路,四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,但他的希望就在前方,近在天堂路的盡頭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他們後來把木盒放回透明櫃離開教堂。其實伊諾見到檜木盒第一眼就知道裡面是什麼,這天他將一部分的生命給雪維,同時也默默賦予他使用檜木盒裡東西的權力。

  回到家,伊諾一進門就躺在床上。雪維拿起梳子上床對他說:「我沒有東西好報答,只能為你梳髮。」

  伊諾笑了笑,坐起身背對他:「這樣比較好梳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「能回去屬於你的地方也好。」雖然不捨,但雪維相信總有那天的到來,伊諾只是誤入了天使城,他最終該回到天堂。

  伊諾輕笑:「那還是會被囚禁起來吧……」

  雪維不懂他的意思,轉頭正想開口問,前方突然傳來喧嘩聲,一名小男孩闖入墓地,跌跌撞撞地飛奔大叫:「牧師雪維!我要找牧師雪維!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  快到最後一節下課,他計算出去到學校的時間,一定要趁下課之前站在教室門外才能逮到人,所以提早了半小時趕到教室,那節課教授也提早放人,林皓到的時候,教室已亂哄哄,閒雜人等走來走去擋住他的視線,看不到余炫程的影子,林皓著急的伸長脖子觀望,深怕他已經離開了。塞在教室的人群分散一點,他才看到站在前排位子收拾的余炫程,不遠處的他正揹起包包,懷中抱著厚重的原文書,林皓從他的腳步移動方向推測他往後門走,死盯著余炫程準備在後門堵人,突然從旁邊殺出一個程咬金,不長眼睛的往余炫程身上撞,手上的書拿不穩,啪一聲掉在地上,同學沒有道歉,甚至沒有看他一眼,跨過地上的書,雙手插口袋拐了個彎也往後門走,林皓見他前來,直接用肩膀撞他,擋住陌生同學的去路。

  「你故意撞余炫程?」林皓直瞪瞪的瞅著他,心頭冒火,恨不得直接一拳過去,余炫程是隨便一個三腳貓可以動的人物嗎?就算要傷害,全世界只有林皓可以傷害他。

  那人也是不屑,打量了林皓上上下下,狡辯道:「沒有啊,他自己撞過來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

  就是伊諾的一句話,雪維決定留長髮,他覺得長髮飄逸很美,尤其是伊諾的黑髮,但是他生來就是金髮,也沒見過自己留長的模樣,所以每天早上去教堂前總會在鏡子前用指節量頭髮是否長一些,想像長髮先是及肩再來及腰,可是不論多麼長,他還是覺得沒有比伊諾美。

  天使城攸關祝福的業務都是雪維一手包辦,城鎮裡的婚禮、喪禮,都需要他出面主持,偶爾也需要幫新生兒取名,所提出的名字常與天使有關。

  「拉斐爾。」那次雪維接到取名任務,翻聖經思考各種美麗的名字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市集每日都很熱鬧,攤販上賣的商品如何弔詭,沈浸在天使城的居民沒有感受到,他們仍然高聲呼喚上帝的恩寵,早上聖教堂充滿朝聖的虔誠居民,雪維高高站在上引領台下子民歌詠聖歌。

  他不在的時候,伊諾就到屋外閒晃,城中的居民多自給自足,以農為生,這也是雪維常說天使城物產豐饒的原因,雖然曾見他們掛起親人的骨骸販賣,但是伊諾散步所遇上的居民仍熱情向他打招呼,讓他疑惑這裡人們的真實樣貌究竟是什麼?

  他步出市集不禁思索,雪維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還是真的視這些「斬惡魔為樂」的居民為聖民?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