☻最新資訊☻

目前日期文章:201312 (9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憤怒和羞愧兩種不同的情緒炸開來,林皓的臉一下黑一下紅,瞬間不知該如何反應,第一次談戀愛有這種感覺,逼得想放棄,卻又放手不了,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喜歡上一個人。

  手足無措的他,不懂得安撫得技巧,只依照身體本能,伸出雙臂急急忙忙地把余炫程整個人攬在懷裡,抱得緊實,貼在捲髮上愧疚的說:「對不起。」

  余炫程任他抱著,好一會兒緩緩說道:「其實我可以答應你。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  「那他們為何如此懼怕惡魔?」伊諾直盯他的雙眸,幽幽問道:「或者說,為何懼怕我?」

  「你不是惡魔。」雪維再次重申:「教堂的玻璃……」

  「錯誤的傳說讓你們擁有錯誤的思維,讓我大開眼界。」伊諾微微一笑插話,相同的回答。悄無聲息掠過他的身旁,走向前來的道路,後方已經沒有值得他欣賞的街景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街上兩旁充斥許多叫嚷的攤販,是一個非常熱鬧的市集,彷彿兩條紫藍相間的長城,每攤放置刻字的木牌,多是「上帝恩寵」、「天使神蹟」諸如此類的字樣,舖有紫、藍色等絲布,上面便是販賣的商品,以珍奇小物為主,其中伊諾注意到角落一攤不起眼的小販,賣的是一顆顆紅色石頭,木排刻著「天使的心」。
  他離開雪維身旁到攤子前,拿起一顆巴掌大的暗紅色石頭端詳:「這真的是天使的心臟嗎?」
  「這是天使在兩百年前留下來,從土裡挖出來暗紅色的石頭便是天使的心,放在家裏可驅邪避魔。」老闆圍著厚重頭巾,看不著臉蛋,從高音粗啞的聲音可知是位上了年紀的婦人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伊諾是他為自己取的名字。
  雪維認為他是迷途的天使,把他帶回家療養傷口。天使有自癒能力,伊諾的傷不久便自動重合,毫無血色痕跡。即使沒有傷口,雪維依舊用濕毛巾為他擦拭。
  「你把我藏起來會被其他祭司發現吧。」伊諾趴在床上振動翅膀,黑色羽毛落了一地,眼眸微微挑起,似乎很期待驚人的答案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那天,聖教堂特別耀眼,兩百多年來陽光最熱烈的一次,直射繽紛的玻璃花窗,所有雙手合十的虔誠居民,臉上都映了一種顏色。
  雪維將異相視為上帝給予天使城的禮讚,居民更踴躍詠唱,訴詠上帝的慈愛,天使城是獨立的城鎮,離上帝最近的國度。
  陽光落入西方,居民都走了,雪維獨自在聖教堂裡面整理,陽光依然熾熱,曬了他頭上萬縷金黃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有人跑在遙遠的路上,從遠方高挑的巨塔而來,四周的怒吼與仇恨,如一滴墨染了整缸洌清透底的飲水,全城鎮的居民憤懣舉起火把,炙熱的陽光下,燃燒的紅煙和人群只是區區螻蟻,比不上高掛天際的火熾。
  串結的仇恨比魔鬼更令人聞風喪膽,所以他害怕的跑,猶如路西法墮天歷經九個晨昏,漫長而沉重,奔馳在天堂的道路上,眼前倏地浮現高聳的尖肋拱頂,穿破蒼穹到達離上帝最近的所在,飛扶壁旁的天使肖像冷眼看著他推開大門,玻璃花窗中佇立纖瘦的人影,金光穿越五彩花窗在他身上映了斑駁的色彩。
  來人哭了一聲跪倒在地,悲切道:「雪維大人,請您拯救天使城,縱容惡魔肆意妄為,上帝將降下劫難,使天使城的居民染上瘧病,農田頹敗,河川乾涸,萬物俱灰……唯有您、唯有您能消滅惡魔……」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書桌底下是三層抽屜,林皓一層層打開,裡面東西不多,他沒預期會找到紙盒,到最後一層時,顧小妍先看見了那個物體,指著說:「有耶!可以給我嗎?」

  抽屜的底部靜置一個約邊長十公分大小的正方形紙盒,林皓所有的臉部表情都凝結起來,許多清晰的影像衝入腦海。顧小妍將它拿起,盒子有些沉,打開後看到裡頭裝的東西,疑惑的問面無血色的林皓:「這個風鈴是別人送你的嗎?」

 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 

【2014年2月CWT36小刊物】
♣西方奇幻,惡魔X牧師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一個一昧躲藏,一個一昧追逐,林皓從不了解他逃避的原因,在他的觀點,他給了熱帶魚許多好處,容忍無時無刻的撒嬌任性,所以當他張開雙臂,熱帶魚就該回到懷中,沒想到他逃得更遠,快要看不到他的身影,林皓只好繼續追,非得追到手才肯罷休,就算此生追不到,死後他還是繼續躲藏,那就上窮碧落下黃泉,尋!

  每逢假日,林皓都會回台北,但為了余炫程,他蹺了好幾個星期。回到家後馬上收到家書––林媽媽的簡訊,催促他假日回家一趟。余炫程比較沒這困擾,大約一個月才回台北一次,余家在他大一認識了梁斯常,而且經他之手,兒子的病情好轉,就安心的交給他,平常和余炫程就用手機聯絡,但林皓其實沒見過多少次他跟家人通話,他曾經問過為何跟家裏的聯繫這麼少,結果得到避重就輕的回答,他猜或許因為當年的出櫃,對家人有些陰影,加上現在個性比較閉俗,不想被打擾,才少跟家人聯絡,雖然美好的獨居生活被林皓的闖入破壞了。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  林皓展開手,望著空空如也的手心,內心也感到空蕩蕩,提醒他剛才幾秒鐘其實什麼也沒抓到,自以為擁有了一丁點抓緊愛人的驕傲,卻可以輕而易舉的被抽去。

  但他沒想到自己也曾狠心的抽掉熱帶魚朝氣蓬勃的生命、堅毅不拔的信念、天真未鑿的愛情,最後在他求助無門的時候,賞他結結實實的一巴掌。

  余炫程走入文具店,林皓隨後跟上,看到他停留在展示矮櫃前,林皓走到距離他幾步之遙,余炫程注意到腳步聲,往他方向瞅了一眼,迅速轉身去找玻璃彩繪筆。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

  「我掃了一學期,還被鄭裕黎笑。」

  提到這個人林皓心裡突然悶了,咬著肉說:「別提他,我討厭他。」

  余炫程還真的有求必應,默默的把一整鍋菜吃完,不提鄭裕黎,也不講任何一句話,林皓著墨要開始正視自己的言語,因為他喜歡的人很極端,有就有,沒有就沒有,符合全有全無率,再不改善狗嘴,兩人交談的機會將被他親手毀掉。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之前就說了,沒有機會讓你掐死人。」余炫程起身,把玻璃罐放在小虹旁邊。

  「有,粱斯常。」林皓注意到煥然一新的小虹,心裡有些驚訝:「牠蛻皮了?」

  「嗯。」余炫程看了小虹一眼,從書包中掏出鑰匙,解釋道:「我跟斯常沒關係,別誤會。」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梁斯常心疼他的際遇,想要輕拍他的肩膀或是擁抱他,跨越醫病關係給他一點力量,但余炫程向後一退,如同昨夜拒絕林皓的接觸。

  他轉身繼續關注小虹,飼養箱乍看之下多出一隻蜘蛛,小虹已經從舊皮囊爬出,靜悄悄伏在角落休息,腹部的間紋轉為楓葉紅,背甲一片藍綠玉,粉紅色的腿成了鈷藍玻璃,儼然一個渾然天成的藝術品。

  伸手進去把蜘蛛皮拿出來,余炫程終於露出稍微像樣的表情,面部微笑,瞳孔映著掌心的死物,著魔地靠近看。如果人在每個成長階段也能脫掉舊皮囊,一切從零開始,擁有嶄新的個體,那麼也能把思路和記憶清除重來吧?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可是,你只屬於我,那個位置我也不會讓其他人佔有。」林皓伸手想觸碰他,但余炫程微微一縮,只碰到衣料,好似遠得不可觸及。

  「也不會有人進來的……」余炫程靠著膝蓋,將自己抱得更緊,這句話對林皓說,也對自己呢喃:「也不會給你。」

  讓記憶滯留吧,就留在他們可以擁抱說笑的時刻;讓不敢訴說的情愛冰蝕吧,就留下無計其數的凍瘡,不需期待癒合,越痛記得越深,永遠記住他,再慢慢遺忘等待……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我的生命被你吞噬,不論過了幾年……」余炫程對著窗外,伸手觸碰窗櫺,空洞的眼神眺望遠方好似期盼,卻沒有一絲希望的光亮。

  林皓不信,他怎麼會是凶惡的毒蜂?

  壓抑住想要爆發的情緒,他起身收茶几,說道:「早點睡吧。」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如果成為嘴上說的討厭的人,不是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嘴巴嗎?

  林皓對於自己的看法,沒有到不可一世的程度,也不到妄自菲薄,可是出了這種謬誤,不知道該把自己怎麼擺,更明確來說,他不知道該唾棄自己變成曾經討厭的對象,還是該歡欣鼓舞的慶賀自己突破了舊有的信念。

  「煩死了!」林皓輕輕揍了抱枕一拳,上面都是熱帶魚,所以他只敢輕輕打。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他不懂自己為何寒冷,下床幫余炫程泡了杯晚安茶,遞給他時,臉上淚痕已乾,情緒也平復下來。

  雖然眼淚令人心疼,但是林皓還是比較喜歡看他脆弱的時刻,比較像個活生生的人類,而非深陷囹圄沉重的靈魂。

  林皓盤腿坐在地鋪上,注視著床上的人捧著馬克杯。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林皓很高興他態度軟化,「熱帶魚愛吃」的印象深深烙印在腦海裡,即使現在的余炫程跟以往不同,他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吃到飽餐廳,兩人一路上沉默,各自走自己的路,最後林皓停在一家火鍋吃到飽門口,往後看對街的人,等著他。

  不願走同一條路,卻還是不由自主的跟隨他的腳步。余炫程故意走在另一條行人道,遠遠的、慢慢的注意那個身影走到了哪裡,亦步亦趨跟上去。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梁斯常拿起鑰匙走過林皓身邊,身後傳來的聲音,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。

  陽光仍映在林皓身上,沒有移動半寸。

  「我不認同,不管是現在的他還是以前的他,我都接受,他永遠是一隻熱帶魚。」林皓筆直的走出診療室,擦過他的肩,沒有一絲懼怕與猶豫說道:「我一定會讓他好起來,到時候你最好滾得遠遠,不要在我面前嘔氣。」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沒為什麼。」深藍色的眼珠直瞪對面的男人,林皓就是不爽,只要他和余炫程站在一起,見了就不舒服。

  梁斯常靠著貴妃椅,雙手環抱,嘴角揚起:「你交過女朋友嗎?」

文章標籤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5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