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冬瓜與茶》文案
  如果葉立帆是罌粟花,冬瓜就是春天乍暖還寒悄然綻放的櫻花。
  他搞不清楚對冬瓜到底是朋友之間的關心、同情,亦或是同性間的禁忌情愛。
  也搞不清楚葉立帆對他而言究竟是什麼定位,為何他會對這人身邊的許瑞陽有著異樣的羨慕,或者可以說是忌妒。
  阿茶把校刊輕緩闔上,或許打從一開始這兩個人本身就帶毒性,一個都碰不得,而他偏偏渴望伸手去摘。


紀展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